准备好了吗?澳洲网费上涨或势在必行,两大电信巨头“撕破脸”

7

微澳洲

共3574字|预计阅读时长5分钟


阅读导航

  • 前言

  • 两大电信公司撕破脸

  • 澳洲居民每月上网费又要涨?

  • 澳洲电信运营商的集体叛变

  • 叛变只因财报太难看?


前言


近日,澳大利亚电信行业两位重量级人物,即澳大利亚电信(Telstra)老板Andy Penn和国家宽带网公司(NBN Co)首席执行官Stephen Rue开始公开对撕。


围绕NBN定价问题,一方表示无利可图,要求降价;另一方表示前期投入大,不肯松口。


双方不肯让步的情况下,澳洲居民可能被迫为此买单,月均上网费或上涨至少10澳币。


微澳洲

(图)Telstra 首席执行官安迪•佩恩(Andy Penn)  来源:AFR


1

两大电信公司撕破脸


澳大利亚电信(Telstra)老板Andy Penn和国家宽带网公司(NBN Co)首席执行官Stephen Rue在NBN定价问题上发生了冲突,导致两大电信巨头之间关系骤然紧张。


不能便宜


澳大利亚电信公司老板Penn表示,NBN公司应该下调批发价格。如果不降价,斥资500亿澳元的NBN网络由此可能走向没落,因为越来越多的客户和零售商会寻求使用更为便宜的无线上网替代方案。


Penn声称,根据目前的情况,由于消费者需要越来越多的数据和带宽,月均NBN联网价格将急剧上升10澳元左右。为此,他建议NBN 公司将其月均批发价格削减近20-35澳币,如果不降价,下游零售商无利可图,客户也会逐步流失。


Penn说道:“批发价格导致下游零售供应商无利可图的行业是不可持续的。这种情况只会导致零售价格上涨、竞争力降低以及零售供应商寻求其他可以绕过NBN的方式。”


微澳洲

(图)国家宽带网公司(NBN Co)首席执行官Stephen Rue  来源:AFR


对此,NBN公司首席执行官Rue反驳称:“批评我们的商业模式创造了一个不可持续的行业是没有根据的。”


”如果这种情况属实的话,我们不会看到零售商每周向NBN注册的新客户数量超过4万人。并且,我们也不会看到过去四年内销售NBN服务的供应商数量增加了75%。”


澳洲上网就是贵


澳大利亚电信委托Link Economics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澳大利亚宽带费在全球范围内算是最贵的国家之一,仅次于奥地利,排名全球第二位。


以25Mbps上网套餐为例,每月45澳币的收费比光纤到节点的中位价格高出31%,比光纤到户的中位价格高出14%。


另外,就50Mbps和100Mbps的上网套餐而言,报告指出,澳大利亚的50Mbps定价比同类国家高出41%-163%,而100Mbps计划则高出73%-280%。


对此,NBN公司首席执行官Rue 回应称:“关于澳大利亚上网费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要贵很多的说法也是没有根据的。”


微澳洲


他说:“NBN公司近期委托经济分析公司Alpha Beta对实际零售价格的研究发现,经过对22个国家的4,578份宽带计划进行比对,我们发现澳大利亚实际上是第七大最便宜的市场。”


Rue说道,自2000年以来,虽然澳大利亚的生活成本增加了63%,但是电信价格却下降了6%。


“因为NBN的推出速度加快,过去五年内电信费用大幅下跌。相比之下,自本世纪初以来,电费上涨了三倍,医疗价格上涨134%,食物成本上涨超过63%。”


另外,Rue表示,针对NBN的批评很显然无视这样一个事实。即NBN的存在为所有澳大利亚人提供了所需的服务。


他说:“从居住在首府城市市中心公寓中的年轻夫妇到生活在偏远地区的家庭,宽带连接帮助他们实现与家人,朋友,工作和教育的联通。”



2

澳洲居民每月上网费又要涨?


目前,NBN公司最受欢迎的上网套餐是50Mbps的套餐计划。该计划的批发价格为每月45澳币。


微澳洲


但是,澳大利亚电信首席执行官Penn指出,由于消费者对数据流量和贷款的要求增加,这一批发价将上涨至52-55澳币。换言之,澳洲居民每个月的上网费又要涨。


为什么会这样呢?


Penn解释道,如果NBN公司对目前的定价结构不进行任何正式调整的话,这一涨价幅度几乎不可避免。因为NBN公司通过所谓的“连接虚拟电路”(’Connectivity Virtual Circuit,CVC)”对带宽进行单独收费。


微澳洲


针对零售商有关CVC的收费投诉,NBN公司曾经通过引入捆绑套餐来予以回应。此类捆绑套餐中规定了按照固定费用计算的带宽量。


但是,Penn表示这根本就不够。客户对数据流量的需求会迫使其在CVC上花更多的钱。而这笔钱最终只能转嫁给消费者。


Penn说道:“根据目前的价格结构,未来三年内,数据使用量的增长将显著提高每个最终客户所支付的价格,大概每个月5-10澳元。”


据其预计,50M套餐每位客户的有效批发价格为52-55澳元,100M捆绑的有效批发价格将达到73-75澳币。”


迄今为止,澳大利亚电信是NBN的最大零售商,占据了50%的市场份额。因此,按照常理,澳大利亚电信的要求理应对NBN公司的决定产生影响。


然而,正如分析师所预测的,Penn所提出的大幅降价几乎肯定会破坏NBN 公司的商业模式,继而造成数十亿澳币的减计。因此,NBN公司松口减价的可能性不大。


对于澳洲居民而言,眼看各种成本都在涨,不知道上网费用的上涨会不会成为压倒很多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微澳洲

(图)耗时长,耗资不菲的国家宽带网(NBN )项目 来源:AFR


3

澳洲电信运营商的集体叛变


澳大利亚的国家宽带网络(NBN)自从开始建立到如今,貌似就“没有让人省心过”。


一方面,作为澳洲国有企业的NBN工程耗资巨大,政府预算不断扩大。另一方面,铺设后电信商又需要花高成本来使用这一网络。


同时各家电信商在高成本和高竞争的重压下,无法保证NBN的网速,使得NBN套餐的网速“如买彩票一般”,快慢全凭运气。


实际上,澳大利亚国家宽带网络NBN,从一开始就是澳洲两大政党交锋的领域。


早在2007年,时任工党领袖的陆克文在竞选总理时就提出了在澳大利亚建高速网络的想法,并在他上任之后开始着手筹划此事。不过之后的竞标过程并不像陆克文政府想象得那么顺利,一系列复杂的事件之后,政府决定放弃招标,并于2010年成立了国有企业NBN。


伴随着NBN的诞生,政府提出了新的高速网络计划,即放弃传统的铜线并采用光纤入户。然而,新的方案带来了水涨船高的新预算。到2010年末,工程总预算已经超过了430亿澳元,如此高的预算也遭到了时任反对党(即自由党)领袖Tony Abbott的强烈指责。


2013年大选结束后,自由党入主堪培拉,NBN从管理层到建设方案也随之迎来了巨大的变化。Tony Abbott政府终止了工党的光纤入户计划,并以另一种混合技术取而代之,使光纤只延伸到节点。但是自由党下,NBN的预算也是一涨再涨,如今已经达到了五百多亿澳元。


在过去六个月中,众多电信运营商加入了反对政府NBN政策的队伍,可以说是一场集体叛变。其中包括:Vodafone、TPG Telecom、Vocus Group以及中资科技巨头华为。


它们集体讨伐的对象正是NBN的CVC定价政策,后者是针对使用NBN网络进行数据下载的一项单独收费计划。


除上文中,澳大利亚电信老板指责这一计划太贵之外,Vocus首席执行官Kevin Russell也称CVC收费是一项“下载税”。


华为澳洲的首席科技官(CTO)David Soldani在博客中也批评形容NBN投资500多亿的基础设施项目是“一场灾难”, 后者根本就没有提供高速的宽带。


Soldani在博客中写道:“澳大利亚政府投入了510亿澳币,但是却无法保证100万用户同时享有50Mpbs的带宽。另外,目前还有20万光纤到节点的家庭无法获得50Mpbs的速度。”


事实上,电信行业对政府的不满不仅限于NBN。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最近否决Vodafone与TPG电信之间的150亿并购案的决定遭到了多个业内大佬的抨击。


微澳洲


4

叛变只因财报太难看?


在《澳洲金融评论报》的专栏文章中,国家宽带网公司(NBN Co)首席执行官Stephen Rue大力捍卫NBN的定价。


他驳回了有关NBN定价不可持续的说法,并表示激进的降价呼声不仅忽视了政府对宽带网络收费的要求,而且只是运营商迫于投资者压力,旨在让财报不至于太难看所作出的举动。


Rue说道:“随着电信行业进入财报密集公布季,NBN的批发定价再一次成为关注焦点,这一点并不意外。另外,无论哪个行业,零售商总是希望从批发商处获得更便宜的价格。”


在发布最新财报之前,Telstra作为NBN的零售商,转售NBN利润率过低已经让Telstra面临难以盈利的问题。


由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NBN服务,Telstra的固话互联网业务税息折旧即摊销前利润率在2018年至2019年上半个财政年已经跌至25%,相比于去年同期35%下跌10%。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前的六个月内,集团净利同比下滑28%,达到12.33亿澳元。


微澳洲

(图)Telstra越来越难看的财报 来源:AFR


澳洲电信首席执行官Andy Penn曾表示,国家宽带网的推出逐步削弱了公司向股东进行现金分红的能力。


他说:“我们不再是全国批发供应商,这部分业务、收入和价值开始逐步转移至国家宽带网公司,继而对我们的收入、利润和分红产生影响。”


Vodafone近期的财报也显示,澳洲移动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公司平均用户收入出现下滑,同时,数据下载套餐支出成本激增。


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一年内,收入增长5.5%至36.5亿澳元,息税摊销折旧前收益增长13.4%至11亿澳元。尽管较上一年度亏损有所收窄,但是依旧录得1.244亿的净亏损。


END


十年前,时任Telstra首席执行官的Sol Trujillo与陆克文和霍华德政府在国家宽带网计划的“战争”中败下阵了,解甲归田,回到了美国。


十年后,电信部门再次集体把矛头指向了政治家。但是,这一次他们的诉求并不是无理取闹。


和能源行业一样,电信行业也是澳洲经济中一个举足轻重的行业。如果选择忽视来自这样一个行业的反对之声,显然并非明智之举。



推荐阅读

31

07-2019

嫁给爱情还是绿卡?在澳洲“跨国恋”的中国男女实录

30

07-2019

面临抉择的“不夜城”:宵禁令5年后,悉尼该不该有夜生活?

29

07-2019

明星理财师跌落神坛!澳洲这个行业鱼龙混杂,水太深

推广

微澳洲

觉得好看,点下它吧